当前位置:鸡飞蛋打搞笑热心人
热心人
2022-05-14

眼看要到春节了,刘畅本打算和丈夫一起回老家过年的,可动身那天丈夫突然有事,她只好带着孩子先行一步。

上车后刘畅找到自己的座位,刚把东西安顿好就听到一声尖叫:“哎呀,这是谁的奶瓶?怎么放在我书上了?”那是一本时尚女性杂志,主人应该是个白领丽人。刘畅赶紧拿起奶瓶,白了那人一眼。上车前她怕孩子饿了哭闹,所以才提前把奶瓶准备好,哪知道竟闹了个不愉快。

还好,孩子静静地躺在刘畅的怀里,不哭也不闹,只是好奇地看着周围。刘畅绷紧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。这时她才注意到,斥责她的是个年轻女郎,就坐在她斜对面靠窗的位置。女郎虽然打扮入时,但因为刚才的事脸色有些难看。刘畅的右侧是位中学生,再往里也就是靠窗的位置,是位穿戴朴实的中年女人,而坐在她对面的是两个农民大叔。其实,刘畅这个位置最糟糕了,挨着过道,来来往往的人一不小心便能碰到她。

靠窗的中年女人显然看到了这点,便说:“妹子,你到我这个位置上来吧!”刘畅看看她,执拗地说:“谢谢姐,不麻烦您了。”刘畅是个要强的人,能不麻烦人绝不麻烦人,何况还要让她坐在女郎对面,她才不屑呢。中年大姐见状也就不再勉强,靠着窗打起盹来。

过了两站,上车的人越来越多,刘畅身边的过道里都站满了人,你拥我挤乱哄哄的,刘畅只好使劲护着孩子不让人给挤着。可尽管如此,孩子还是感到了不适,开始闹起来。中年大姐实在看不下去了,站起身对刘畅说:“妹子,甭固执了,听姐的,过来吧!”见人家这么热心,刘畅不好再坚持,便和她换了位置。

“孩子真可爱,叫什么名字?”大姐关切地问。

“东东。”刘畅不假思索地答道。

大姐一边夸孩子可爱,一边赞刘畅好福气。很快,两个人就拉起了家常……不知聊了多久,反正就在她们聊得正欢的时候,对面的时尚女郎用杂志敲了敲桌子:“少说几句吧,还让人休息不?”原来,她看书看累了,想打会盹儿。

刘畅有些不悦,心想不就是刚才把奶瓶放到你书上了嘛,至于耿耿于怀吗?倒是中年大姐识趣地说:“算了妹子,咱不聊了。”

安静了一会儿,刘畅的手机响了,是丈夫打来的,问她走到哪儿了?刘畅告诉他还在车上,并说遇到一位好心的大姐换座,现在一切安好,估计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站了。这时丈夫说:“我把你弟弟的电话误删掉了,告诉我一下他的号码。”刘畅便随口把弟弟的电话念给了丈夫,然后嘱咐丈夫处理完业务就回来。

时间过得飞快,眨眼一个多小时过去了。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来,刘畅开始起身从行李架上往下拿东西。中年大姐见她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,就说:“妹子,我也刚好在这站下车,帮你抱一下孩子吧!”

刘畅的确手忙脚乱,因为回家前她为父母买了不少礼物,于是,道声谢就把孩子递给了大姐。

很快,刘畅和大姐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通过了检票口。出了检票口大姐仍旧抱着孩子在前面走。刘畅忙赶上去说:“姐,麻烦你把孩子给我吧,我就在这里等车!”可女人好像没听见似的,继续走。刘畅急了,跑上去拦住了她。中年大姐这才停住脚步,惊讶地说道:“说啥呀妹子,这是我的孩子,为啥要给你啊?”

刘畅大吃一惊,顿时愣在那里。就在这时,一辆轿车戛然停在她们面前,从车上下来个车轴汉子,对中年女人说:“上车吧老婆,咱回家!”女人二话没说就要上车。

刘畅忽然明白了什么,猛地冲上去要夺回孩子。但对方似乎早有准备,一下闪开了。这么一闹,周围聚集了不少人,但大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好奇地看着。

“她是骗子。这是我的孩子……”刘畅语无伦次地说。

只见中年大姐不慌不忙地说:“你才是骗子,我儿子名叫东东,现在才五个月零七天。不信你们看里面,是用粉底黄花的婴儿毯包裹的,脚脖子上还戴着紫金铃铛呢……”说完她真的打开了小被子,所见果然如她所说。围观的人纷纷摇头,指着刘畅说胆子也太大了,竟然敢当着人家的面抢孩子。

天啊,中年女人说的那些“证据”不是刚才在火车上自己说的吗?刘畅懵了,大声辩解道:“她真的是骗子,孩子是我的!”

围观的人笑起来。那个接中年女人的汉子凶巴巴地说:“想讹我们孩子是不?走开!你这个疯子!不然我不客气了。”

中年女人也跟着附和:“是啊,俺丈夫都来接俺了,家里人还等着吃饭呢!”说完和男人抱着孩子钻进汽车,扬长而去。

刘畅几乎气傻了,她怎么也想不到有人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自己的孩子骗走。一位卖糖葫芦的老太太走过来,怜悯地说:“姑娘快回家吧,你这是想孩子想疯了啊!”

刘畅如梦方醒,一把抓住她:“大娘,那孩子真是我的,他们才是骗子啊……”

大娘一惊,见刘畅不像说谎,就问她到底怎么回事?刘畅便把事情大致一说。大娘急了,说肯定是碰到坏人了,还不快报案?一句话提醒了刘畅,手忙脚乱地拨打了110……

过了几分钟,刘畅的弟弟来了。原来,昨天晚上喝多了,直到现在才爬起来,但只晚这么几分钟,便出了这样的事。刘畅痛哭流涕地向弟弟述说了事情经过。弟弟大怒,问刘畅记住那辆车的号码没有?刘畅说当时都懵了,哪还顾得上看车牌号?旁边有人说,那辆车根本就没牌照。很快,警察也来了。可因为线索太少,小站又没装监控,一时毫无目标。

丈夫在得知刘畅把孩子弄丢后心急如焚,处理完业务匆匆赶了回来。说什么都没用了,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找到孩子。全家人被发动起来,网络、电视、报纸等媒体也都登出了寻人消息。几天过去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。全家人愁得茶不思饭不想,这个年他们过得简直度日如年。

大年初六,各自都要离开家上班了。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刘畅的弟弟忽然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:“你们是不是在找孩子?到梨树沟一带去找找看。”

弟弟有些纳闷,问对方是谁?那人的电话已经挂了。他立刻把这一线索通知了警察。

梨树沟是个偏远的小山村,距离小镇有一百多公里。虽然村民稀稀疏疏地分布在山坳里,但警察还很快就把这里的情况摸透了,果真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,一户陈姓人家刚刚收养了一个新生婴儿。经过甄别核对,这孩子正是刘畅的孩子。接下来便顺理成章了,警察顺藤摸瓜,竟然挖出了一个以拐卖婴儿为主的犯罪团伙。原来,刘畅在火车上偶遇的中年女人的确是贩婴团伙中的一员。本来她也是想回家过年的,不过在火车上偶遇刘畅后,竟然鬼使神差地萌发了“再做一票”的念头,于是就给同伙打了电话,伺机下手。

找到孩子后刘畅激动不已。不过让她奇怪的是那个提供线索的人到底是谁呢?她再打电话过去时已提示是空号了。忽然她想起在火车上自己无意中说出了弟弟的手机号,看来帮助自己的人一定是车上的热心人。想到这里,对当时同车人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:自己身边的中学生、农民大叔,当然还有那个时尚女郎……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安玉民)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

鸡飞蛋打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